• 成人规划指南:儿童城市指北
  • 资讯类型:城市规划  /  发布时间:2022-01-20  /  浏览:169 次  /  

忘记了一米视角的成人是看不见儿童眼里的城市的,也更描摹不出儿童梦里的城市。一米的高度太矮,而人又总想看得更高,所以一到年龄,人就迫不及待地上了几个台阶。台阶上的大人看不到下面,这是自然,但纠正自然的偏见,更好地认识世界,是每个成人的必修课。今年十一月,栩栩多多从一米的视角介绍了一些为儿童设计的空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借助现有的为儿童所做的城市规划,学习用这些视角来塑造我们的城市,让儿童也能快乐地独立漫步在城市的街巷间,应是我们的当下之务。


为儿童规划的城市


节节攀升的城市化率象征着现代的生活方式,我们早已习惯了在城市的街巷间穿梭。人为规划的街道,广场,绿地塑造了城市肌理,成了现代生活的背景板,好奇的孩子们热衷于在未知的领域里探索。为儿童设计的城市立足于儿童的视角,提供安全且丰富的生活体验,让儿童见识到不同的情境带来的影响。体验多元化的环境,与不同的人独立交流,玩耍…... 这些活动对于培养孩子的独立能力,社交能力,创造能力,同理心,以及对社群的归属感来说,都有着不可忽视的意义。


image.png



然而,近年来持续增高的儿童肥胖率、近视率不断警醒着我们,城市生活并不如智能设备有吸引力。缺失的儿童公共空间和不安全的街道规划则被掩盖在大众批判社交媒体与游戏的口水仗的背后,作为成人,我们或许很容易陷入一种自我中心式的判断谬误,认为孩子想要的和成人差别不大。但所幸,有些规划师们没有这么想,他们造就了许多儿童友好的城市设计,为我们带来了许多启发。



安全的城市探险



 为孩子考虑的的城市路网 


参与城市生活的第一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迈出家门,走在街道上,但对于儿童来说,并没有那么容易。举个例子,孩子的步幅远小于成人的步幅,这就意味着,孩子比起成人要花上更多的时间过同一条马路。城市规划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一项小小的改动需要的努力远超大多数人的想象。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ESCO)认为一座儿童友好城市应当允许儿童自主选择出行方式。比利时的安特卫普深谙这点的重要性,从基础的城市规划着手,从孩子的视角描摹出了儿童友好的城市肌理。




image.png


安特卫普的儿童友好规划从城市的毛细血管—街道开始。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把街和路作为同义词,然而两者并不相同。街主要以人行交通为主,与两侧的建筑产生联系,主要目的是达;路则是以车行交通为主,主要目的是通,两者承载的意义是不同的。当下城市环境中,街与路的主角是车,以车的尺度划分了城市功能区,人则退居二线,存在于车划定的功能区与摩天楼之间。人生活在街上,街承载了更多的社会意义。著名建筑师芦原义信在他的著作《街道的美学》里提到了这一点,若城市的街道生活无法唤起个体对近邻的关心和拉近邻里的距离,那么就会造成“社会性贫民窟” ,让街道变得危险,因而,儿童也无法安全独立地在城市里探险。



image.png


   诺里地图 (nolli map),安特卫普市区



安特卫普的决策者和规划师从交通方式入手,将倡导公共交通与自行车出行作为主要方式,致力于打造无车的居民区。在市中心一个有着四百余栋房屋的居民区,地面车位被大大削减并以地下停车位代之。这么做解放了建筑与街道之间的空隙,把街道还给了儿童的户外活动,监护人不再需要担心儿童在街上玩耍时的安全,孩子也得以自主地拜访居民区里的朋友。同时,住宅前院的间隔栅栏也被拆除,为孩子们提供了更多的活动空间。这样,对于家长来说,来自社群的街道监控使得街道的空间比起独立的空地或被合围的公园更令人安心,孩子在城市空间里的活动也不会被汽车干预。



image.png


儿童路网,安特卫普市




街道的重构重新描摹了安特卫普的城市肌理。为了让孩子能够安全地穿梭在城市中,规划者和不同社区的孩子们沟通,研究了他们上学,游戏,社交的路线,基于这些信息,决策者制定了城市游戏网(speelweefselplan),这张硕大的网连起了孩子们常用的流动路线,连接起了游戏场所、少年活动中心和学校。这为城市提供了以儿童活动为中心制定基础设施提升计划的参考架构。稳定交通流量,加装红绿灯,更新绿色基础设施,让街道变得更有趣······ 种种考量都从儿童活动的角度出发,鼓励儿童同现实世界接触,放下手机出门动起来,在城市里安全地探险,体验不一样的情境。


image.png


可被儿童改变的空间



 东京:城市里的泥泞 


重塑城市肌理需要更长的时间与决心,相比之下,改变周边的环境或许更高效。当下语境里的玩和游戏或多或少都被狭隘地与电子游戏相关联,主流舆论谈起游戏大致都带着些许负面色彩。但游戏的本质并不是电子的,也不是依托计算机的信息媒介,更不单单是内容和信息模型。游戏是在一定时空范围内人自发参与的一个系统,它有着明确的规则与可量化的结果,并没有任何对实际造成负面影响的本意。游戏构建的仪式帮助孩子理解什么是规则、禁忌、意义、礼节。想要塑造儿童友好的城市,必须留出儿童游戏的空间。空间不在于数量,而在于质量,世界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东京,给了我们关于如何创造城市内儿童游戏空间的启迪。

image.png



1971年,东京建起了第一个城市游戏公园,随后的四十年里,陆续有四十多个游戏公园在东京的夹缝里萌芽,填充了东京失衡的城市肌理。就像《多啦A梦》主角团打棒球的场地那样,这些公园并没有规整的铺装,只有泥泞与水洼,和歪歪斜斜的“构建物”。孩子们在世界第一大的都市圈里,有了夹缝里的天地,可以自由自在地创造自己的建筑、景观、游乐设施。




公园对六岁以上的孩子开放,孩子们在固定的社工与父母的监护下,可以在场地里打滚,点起篝火,把衣服弄脏也不会被训斥。


image.png



东京破碎的城市肌理在关东大地震和二战后两次重建工作中都没有得到修复,活跃于1960年代的日本新陈代谢派对此感到绝望,两位普里兹克奖得主,丹下健三、矶崎新形容东京是“每多一座精妙的高楼就向窒息迈出一步”和“毫无希望的,我只需要三十米以上的空间和地上的十平方米来立一根结构柱”,就此,建筑师们提出了东京湾城,空中城市,海洋城市等颇具科幻色彩的城市规划方案。然而它们至今都只停留在《朝日周刊》的评论和东大工学部的图纸存档里,对于现实来说,大规模的城市更新或许有些过头,但至少,改变社区的一角还是可能的。


image.png

从左到右:1960 Tokyo Plan,丹下健三;海洋城市,菊竹清訓 海上都市;磯崎新、渋谷空中都市計画




可玩的空间规划


 伦敦:空间可玩性的再评估 


大规模的城市扩张需要精妙的规划。伦敦正恣肆地将更多的家庭收入麾下,未来十年,伦敦需要六十五万座新房以容纳其新增人口,这座城市明白,为了不断地充填自己,追求短期效益是不可行的,应当考虑所有成员的需求。儿童的未来就是城市的未来,城市决定要让孩子在玩中探索城市,和城市产生联结,为此他召集了规划师、建筑师、决策者,决心让自己变得更有趣。




2012年,伦敦市长颁布了居民区内儿童游乐区最低面积的指导意见,规定在20户以上的居民区内,每个孩子至少需要10平方米的活动空间,市长希望保证居民区和孩子活动区域的增长同步,确保规划与儿童人口增长同步。以此为基点,规划者需要以孩子的视角考虑怎么让空间变得方便玩耍。孩子们被邀请参加到了设计流程中以判定区域的可玩性(playability),用红绿灯的颜色标示出了他们认为舒服的、一般的和会感到不适的城市空间。这些星星点点的意见描摹出了孩子区别于大人的空间利用方式,并且告诉了规划师和建筑师如何设计未来的居民区。



image.png

可玩性评估;ZCD Architect




基于这些建议,建筑师们设计出了形形色色的儿童设施,鼓励儿童探索他们自己的居民区,孩子们也在这样的环境里和社区一起成长,与社区产生联结,和朋友一起留下自己的回忆。孩子有着他们自己的尺与规,或许这些尺度没有成人的精于世故,但这些应当是成人考虑儿童问题的基准,不仅是在规划上。




image.png

Golden Lane Estate Play Space; muf Architect, 手稿



人们常说儿童是未来的希望,社会关心儿童,儿童又在未来回馈社会。儿童是有活力的,也是脆弱的,发达的城市不只在于鳞次栉比的高层建筑与购物中心。城市还需要儿童在街巷上的活力,还需要让弱势群体自主地活动,给他们尊严。儿童应当是扎根于城市肌理的树苗,而不是高层建筑夹缝间的凌霄花。用一米的视角,俯下身子学习儿童的语言,以儿童的语言交流,以儿童的视角观察城市,告诉城市如何保护他的孩子,为儿童塑造新的城市。





                                                                                                                                                         编辑:林糕糕

任丘房产网注:本站发布的内容如有侵权您的利益,还望告知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帮助说明 | 法律声明 | 关于我们 | 收费标准 | 联系我们 | 留言咨询
任丘房产网 Copyright 2012-2021 任丘建叶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冀B2-20210387
任丘房产网运营中心:河北省沧州市任丘市悦城3-901室
网站客服QQ:839141762 任丘千人购房QQ群:284872727 开发商广告联系电话:13653371758
冀ICP备2021007092号-1
回顶部